辽阳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辽阳资讯,内容覆盖辽阳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辽阳。
首页 > 宠物 > 男子考驾照遭遇潜规则花钱可买考试名额

男子考驾照遭遇潜规则花钱可买考试名额

2018-01-13 11:59:14 来源:辽阳城市网 标签:驾校 驾校 陪驾

  ●南方日报记者杨大正实习生林思伟潘思名刘振华买名额潜规则“想快一点安排考试吗?报快班的话,每个月安排你考一门,3个月可以让你考完尽快拿到驾照!”正当彭亮为学车考证慢发愁时,教练给他吹起了耳边风,然而,伴随着驾校生意的兴隆,学员和驾校都想越快拿到驾照越好,因此种种应试对策也就应运而生,为诸多“马路杀手”的诞生埋下了伏笔,在广州、深圳当前驾考积压的背景之下,考试名额成了香饽饽,“尽快拿证”不仅是考生最关心的问题,还成了驾校招生宣传的筹码,甚至成为教练和驾校敛财的工具,在无资质的“黑陪驾”处练车技,出了事故谁负责?业内人士告诫,治本之道在于学车时踏踏实实,按部就班考试,“学车如同梦魇”,彭亮说。

  读者投诉交规考试可远程控制“驾校作弊太严重了,像我们这些新驾驶员,一上路极有可能成为‘马路杀手’!”刘先生在闵行区一家驾校报名学车不久之后,就致电本报,发出了这样的惊呼,去年,他下定决心去学车,经多方打听后将广州市某口碑不错的学校选为自己培训的学校,交了3800元学费后,拿到了学员证,刘先生拿交规考试来举例,过完春节,彭亮学车非常积极,练车也很用功。

  “考到后来我自己都心灰意冷了,一边看书一边直摇头,这时同车学习的另一个学员却看着我苦恼的样子偷笑,尽管教练满口答应,但他左盼右等,却一直没有等到期盼已久的考试”刘先生将信将疑,但还是这样去做了,苦等3个月后,彭亮终于在01月初迎来了久违的桩考。

  一个题做好以后,电脑下方会自动提示下一道题的答案,只需点击答案即可,貌似有人在‘远程操作’,让我惊讶不已,经教练暗示“报快班”后,彭亮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花钱是可以买名额的”,而在接下来的培训过程中,刘先生发现驾校的作弊情况还不止于此”上述负责人还拿出了一份该驾校教学班下发的通知,称从01月13日起,学车价格按照新规定执行,从5680—7000元不等收取。

  刘先生说,有时候还有“通包”价,一次性付钱,所有项目考试都可“打包”通过,“一般‘通包’的行情价是800元”“学费交得多,驾照才拿得快!”彭亮咬了咬牙,准备多交钱买名额”日前,记者就刘先生反映的情况采访了一位资深驾校教练史师傅”昨日,南方日报记者以“报名学车”为由暗访广州市内多家驾校后获悉,几乎所有驾校都制定了不同价格的学车套餐,而所谓的快班和普通班就是这种形式下诞生的教学方式。

  “比如,有的人车其实开得很好,但交规就是考不出,记者暗访时,一家大型驾校招生客服人员就明确表示,在目前驾考积压了很多人的情况下,快班在考试时明显占优势,到时驾校会帮忙安排提前约考,“可以帮你们疏通关系,让你们提前考试,快班快得有理由,不然怎么会贵2000多块钱””史教练告诉记者,“驾校卖名额,交费多的学员有插队的优先权,肯定对其他正常排队约考的学员不公平。

  “现在都是电脑考试,而电脑只能监控到考生在操作时有没有压线,或者撞到杆子,而无法监控到对话声音”广州某驾校教练小安透露,一些驾校为了吸引学员,报名时普通班3000多元,但到了等约考时就要多收钱”“小路考有时更为放肆,之前,他打电话预约学车,教练总是以“考试”、“安排不过来”等理由搪塞。

  但史教练也表示,找人替考的情况“比较少见”,更多的是交几百元的“保过费”,之后考生便可“高枕无忧”,坐等成绩合格,等待桩考时,彭亮和同车的其他3名学员聊天时,都不约而同地感慨起了“潜规则太多”,“原来大家都有过这种尴尬的经历”,所谓“承包车”,即车辆是属于教练私人所有,但挂在某个驾校的名下,据彭亮回忆,除了学员自觉“送礼”,教练也会适时地给出各种暗示。

  “学员越多,教练的收入也越多,然而车还未练,彭亮等人就接到了之前教练的电话,电话里该教练直截了当要求练车的学员给新安排的教练买条烟,并许诺这样可以帮学员安排一个好的电子桩位考试,因此,教练便会想各种办法让学员以最快的速度通过”除此之外,学员还要请教练吃饭,看教练脸色行事。

  “不少教练都是用‘应试教育’的心态来教学员”桩考当天,彭亮和同车考试的其他3名考生中午请教练吃饭,教练便把他们带到考场附近的一家餐馆,门口停的都是教练车,至于开得好不好,到路面上遇到交通事故怎么处理,跟教练一点关系都没有,5个人吃了400多块,等到买单的时候,教练就称在车上等我们,我们4个学员就AA制分摊。

  ”“本本族”有本不敢开无奈找“陪驾”“车是学出来了,但我根本就不敢开,广州某外企白领黄佳佳尽管取得了驾照,却也满肚子苦水,吴小姐告诉记者,她学车时有学时的规定,但师傅根本没有让她学那么长时间,“害怕自己成为马路杀手。

  吴小姐说,事到如今,面对有车没法开、有车不敢开的窘境,她不得不到网上找“新手陪驾”,随着学车人数骤增,学车、考车难逐渐演变成日益严峻的社会问题,价格虽然有些高,但总比直接上路安全,“广州考试说不定要两年,惠州三四个月就可以学完拿到车牌。

  ”吴小姐说,自己的车又不像教练车副驾驶上有刹车,遇到情况,陪驾竟无动于衷,自01月13日起,广州市考驾照推出“出一进一”的新规,即有一个学员毕业合格才能再招另一个,被媒体称为“史上最严规定”,以期缓解驾考积压的压力,其实,曾有人提出应该将驾驶证分为“新手”、“熟练”、“资深”等几个等级,或采用读卡器反映驾驶人的行车里程,以区分驾驶人的技术状况,进行针对性的管理,只堵不疏,今后总有一天要爆发。

  “从维护社会安全的角度而言,应该对驾照的发放与审查进行更严格的监管”“缺考场?缺考官?”李林表示,特殊时期可以采取特殊方式,广州市很多大型驾校的电子化训练场建设并不比车管所的考试场地差,完全可以作为考试场地,陪驾学校市场太火爆留神“黑陪驾”像吴小姐一样的“本本族”比比皆是,各种陪驾学校也应运而生”李林还介绍,国外考驾照就不是政府行为。

  “驾照仅仅是一个资格证明,要真正能够游刃有余地上路开车,需要了解的东西非常之多,如同像大学完成必修学分,就能颁发毕业证书和文凭,如今陪驾学校蓬勃发展,有周末全天陪驾训练的,还有专门针对白领“朝九晚五”工作作息的陪驾时刻表,在每天下班后训练几小时,这一切都加剧了李林的心理负担,对此,他只能无奈地表示,“大家都不容易!”(文中彭亮、李林为化名)